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古罗马执政官 >

古罗马共和国的“治权神授”

归档日期:12-17       文本归类:古罗马执政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古代国家普遍存在神权政治现象。神权政治的核心问题,在专制君主制政体下,主要表现为“君权神授”;在宣称“国家是人民的共同财产”的古罗马共和政体下,则表现为“治权神授”。

  古代国家普遍存在神权政治现象。神权政治的核心问题,在专制君主制政体下,主要表现为“君权神授”;在宣称“国家是人民的共同财产”的古罗马共和政体下,则表现为“治权神授”。

  罗马共和时期的元老院拥有咨政和立法审批权。元老院成员最初由来自各氏族的贵族首领组成,他们被称为“父亲”(patres)。“父亲”一词还可用来称呼诸神,并且与“王”(rex)的词义相近。“父亲”是家族宗教的最高祭司,负责延续祭祖香火,他死后亦受子孙祭祀,变成家庭的保护神。父权就是从家庭宗教的祭祀权衍生出来的。相应地,元老阶层因掌握国家祭礼而获得崇高的特权地位。

  许多元老院成员兼具大祭司和占卜祭司身份。元老院议事厅与“庙堂”(templum)同义,是经过占卜、取得了吉兆的地点。有时还直接在某个神庙召开元老院议事会。公元前63年,西塞罗就是在和谐女神的神庙召开元老院紧急会议,揭发了喀提林阴谋。元老院议事厅设有祭坛,在每一次讨论前,主持会议的最高官员(通常是执政官)都要在此献祭、祷告和占卜。

  元老院经常利用宗教权威干涉政治。公民大会、公民法庭只能在宗教允许的日子举行,如果元老院宣布某个日期不吉利,则这一天就不能集会,不能开庭,所有公共活动必须暂时停止。公民大会通过的法案,选举产生的官员名单必经元老院审核、批准才具有合法性,倘若事后发现会议过程中存在宗教仪式上的错误,元老院就会以亵渎神灵相威胁,宣布会议决议无效,罢免当选的职官。这是元老院成功抵制那些他们认为不合适的当选者或公民大会决议的主要手段。

  罗马的最高职官——执政官是通过公民大会的民众选举和元老院批准授权产生的。从法律程序上看,执政官的权力获得取决于公民大众和贵族寡头集团的意愿。不过,从仪式角度看,治权的授受则完全取决于神意。

  执政官选举仪式的程序如下:首先由现任执政官根据宗教日历选择适宜召开公民大会的吉日。在选举日到来前夕,主持选举的执政官身穿祭服,跟随占卜祭司来到指定场所,占卜祭司将候选人名单默祷于神前,如果出现吉兆,就表明诸神接受这些候选人了。次日,主持人将在战神广场宣布由占卜确定的候选人名单。未获得吉兆的候选人则被除名。公民根据这份名单进行投票选举,但无权选择其他候选人,因为只有获得吉兆的人,才是神许可的人。

  选举结束后,还要对当选者的资格和人品进行审查,通常由大祭司来考问。这是因为执政官不仅具备政治才能和军事才干,还要有能力掌管国家祭祀,为城邦祈福,他必须证明自己也是合格的祭司。最后,由元老院审查选举程序是否合乎宗教礼仪。如果事后发现选举仪式存在问题,哪怕只是细小的污点,也被认为是亵渎神灵,将对城邦安全、公民福祉造成危害。因此,元老院会断然勒令已就任的执政官辞职,而他们只能无条件服从。

  执政官的一切政治、军事实践几乎都是在宗教仪式中进行的。执政官主持公民大会须在开会前举行占卜,挑选吉日;开会时,先由大祭司奠酒献祭,然后,执政官随大祭司念诵祝祷词。礼毕方可进入议事环节。

  在战场上同样需要遵循宗教礼仪。执政官首先在雅努斯神庙举行开门礼——庄重地打开神庙大门,象征开启战争之门。然后,作为统帅的执政官在全体军团士兵队列前念诵祷词,向战神献祭。出征时还要带上圣火、牺牲、占卜祭司、用于占卜的神鸡。

  与贵族职官相比,作为“国中之国”的平民保民官似乎缺乏宗教权威。保民官没有任何神圣的权力仪仗,也不能主持国家祭祀,甚至选举也无须经过占卜,当然也就无法获得上天授权的吉兆。这是因为罗马早期平民大多数是来自族共同体之外的依附者,他们没有法律上承认的父家长和世袭的家庭宗教。在共和初期,贵族禁止与平民通婚,反对平民担任职官,其理由就是,平民既无父亲,也无占卜权,与他们通婚将玷污贵族血统;让他们执政将无法保证城邦的福祉,恐怕会惹怒天神,招致神谴,降下天灾。

  既然保民官没有神授之权,也就没有统治之权。然而,保民官却拥有极大的强制权和抵制权。他们能够下令逮捕市民;在平民大会启动罚款和死刑程序;还能起诉已卸任的官员,甚至能判其流放或极刑。就连元老院也默许保民官行使这种权力。

  保民官的权力是在一种消极的、革命的语境下产生的。公元前494年,因债务奴役矛盾激化,平民举行第一次武装撤离运动,占据“圣山”,在那里通过一种特殊的宗教仪式产生了自己的领袖——保民官。保民官是神圣的(sacrosanctus),并非其职位值得尊敬和神圣不可侵犯,诚如法国历史学家库朗热指出,在古代宗教语言中,Sacro-sanctus一词指的是献给神的祭品。保民官本人既然已做了神的祭品,就不再是俗物。任何冒犯他的人即冒犯神灵。普鲁塔克(Plutarch)记载的一个奇特风俗证明了这一点。从前偶然凡在路上遇见保民官的人,回家后必须举行祓除仪式,祛除晦气。贵族对保民官的忌惮,与其说是出于对其人格尊重,不如说是出于宗教上的恐惧。保民官能够与贵族职官“神授之权”相抗衡的秘诀就在于此。

  平民职官同贵族职官的权力来源虽然不同,但二者都通过宗教仪式而获得,并且必须通过仪式宣示、维持其权力的合法性。古罗马共和国神权政治特性由此可见一斑。

本文链接:http://ecoloprod.com/guluomazhizhengguan/929.html